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达内 > 媒体札记:红会好人

媒体札记:红会好人

媒体札记:红会好人 出品:徐达内.COM

打“虎”声中,赵白鸽卸任。

或者,目前除了这位红会当家人,再也难有哪项正常的人事任免,能激起舆论如此大涟漪。

昨日下午五时许,人民网宣告“赵白鸽卸任”:“记者从中国红十字会获悉,日前,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召开干部大会,会议宣布了中共中央关于中国红十字会主要负责同志任免决定,赵白鸽同志不再担任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职务。”

稍后,@新华视点 补充,“徐科继任”:“经中央批准,徐科同志任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提名徐科同志为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人选...按《中国红十字会章程》规定办理。”

离任之际,组织上自要对赵白鸽三年红会履历有所评价,“三年来,中国红十字事业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与赵白鸽的辛勤努力和扎实工作是离不开的”,但偏偏就是这句话,又换来舆论冷嘲热讽。

中国青年报今晨所供数据可资为证:“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2000条网络舆情统计显示,57.4%网民不认同红十字会在三年间已扭转了‘黑十会’的印象...在对赵和红会的评价中,18.6%网民直接提及关键词‘丰硕成果’,对此持否定态度。”

除了诟病“成果丰硕”一词,在惯有的不信任思维之下,对换帅也一如既往地不看好:“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统计显示,31.5%网民认为,单凭领导换人,难以改变红会负面形象。网民‘啊杰’就发问:‘赵白鸽的去或留有意义吗?换个领导,制度不改变,老百姓就信任红会了吗?’...同时,35.6%的网民期望红会痛定思痛,拿出‘破釜沉舟’的魄力,重立起慈善标杆。”

不待见官办慈善的微博言论,也要就此再踩上一脚,“白鸽,好走,不送!”:“全球慈善都由民办为主,唯天朝特色,民众出钱,官办,由一心想升官的官僚操控,出钱民众无监督渠道,而且高度垄断,排斥民间和外国组织做慈善,即使它三伏送棉被,救济难民霉变面包。”

红会在舆论的形象中已是积重难返,当家人赵白鸽卸任也回天乏术。

赵白鸽过往的言论,也要被清算一番,很多人都记起那句豪言壮语,“如果两到三年仍然翻转不了‘黑十字’的印象,我自动请求辞职”,钱江晚报评论员刘雪松自然也不会忘:“3年前,赵白鸽临危受命;3年来民众给足了这个新官,上任玩好三把火的耐心与期待。但是,面对点燃中红会信誉危机的炫富女郭美美,中红会不仅在赵白鸽主政时放弃了诉讼时效,而且在中红会社监委重启调查、全民翘首期待的关键时刻,竟然令人吊诡地在内部仅获2票赞成,以至于郭美美撂下更牛的狠话:谁敢动我一根毫毛?有胆你们放马过来!一个寄托着十多亿中国人慈善信任的官方机构,动不了一个凭肉体日挣30万元的风尘女子,这已不只是一家机构的耻辱,更是每个在慈善事业面前向善向洁的社会成员的奇耻大辱。”

这篇凤凰首页推荐之论,虽也叹息“赵白鸽去职,应该与个人的人品无关”,但还是要正色指出,“与她的官品息息相关”:“赵白鸽不与郭美美交锋,是否有着难言的苦衷另当别论,但将赵白鸽归为撼不动体制、蹚不过深水的悲剧英雄,却是过高地评价了她的形象...现代社会对于官员的期待,光有人品是不够的。就像一个不贪的官员是做官的基本底线一样,并不意味着做一个自身羽毛洁净的官,就是一个称职的好官。中国慈善事业,没有太多的3年可以等待了。”

红会好人赵白鸽,这是业界的评价。@南都评论 与刘雪松不同,还是要藉此凭吊一番:“体制的惯性与惰性却是一个‘好人’无法撼动的。红会的最终出路还是去行政化与官僚化,真正成为社会组织。”

无奈之感与今晨新京报之论有几分相似,“红十字会这家‘百年老店’,仿佛是一艘体量巨大的轮船,它的辉煌与荣耀,不是一两个人的,如同它的局限和错失,也不是一两个人可以造就的”:“红会形象所陷入的困局,其实是诸多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道德元素在内的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在这庞大的机构面前,个人的作为,终归有限,它的好,不是一个赵白鸽能够独力造就的,它的问题,也不是郭美美一个人就能够折腾出来的。”

这段点评的灵感也许正来自于赵白鸽发言。根据澎湃新闻检索,三年前赵白鸽以“灭火队长”身份,由国家人口计生委调任中国红十字会,上任伊始这位女强人就主动提及郭美美事件:“当年11月5日下午3点,搜狐企业家论坛,赵白鸽作为嘉宾出现在会场,并作了‘慈善革命:都是‘郭美美’惹的祸?’的主题演讲...她回忆着红十字会作为‘百年老店’的荣耀,同时也坚定表态,红十字会需要监督,需要改革...‘一个有着107年历史的红十字会,怎么会在一个小姑娘郭美美的冲击下产生这么大的问题?我很震撼,也在深思。’赵白鸽说,红十字会百年历史的背后,是无穷的人道主义精神。”

是谓“缠斗”,如今郭美美身陷囹圄,自证花天酒地的耗资不菲与红会并无关系,但在舆论中倒下的红会形象,依旧未能顺势站起来。

这难免让微信公众号“团结湖参考”有些惋惜,“那只白鸽,终于没能带着开水起飞”:“虽然长期关注红十字会的动向,但从来没有看过赵白鸽的履历。如今,带着怀念的目光看了几眼,竟然有点心惊。在她那个年龄段的领导干部中,赵白鸽是少有的带有国际化背景的技术型人才。她拥有剑桥大学的生物医学博士学位,在密歇根州立大学完成了博士后学习,长期在国家机关担任领导职务,同时还在国际合作组织中担任要职。无论是从专业水平还是领导技巧看,赵白鸽几乎都是无可挑剔的。当初选择她来领导红十字会,想必也有着很深邃的用意。但是,怎么就失败了呢?”

作者蔡方华以诗人般笔触咏叹,“诚恳而有力的白鸽,未能如愿飞翔在变革的天空”:“因为天空或许并不存在,存在的只是粗砺的、复杂的、难以撬动的现实,只是存在了百年之久的混凝土地面,以及隐藏其下的腐败结构...她未能飞翔,还因为滚烫的民意犹如从未冷却的开水,早就褪去了她的羽毛。郭美美虽已收监,并流泪洗刷红会的清白,但质疑之声反而更甚...她想从民意那里争取时间和机会,但没有人还有耐心再给她机会。”

拟人化的叙述,虽不免有矫情之感,但也确实指向红会难处。昨日接受凤凰网采访之际,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王永理解赵白鸽苦衷:“凤凰网:你觉得她最大的委屈是来自于郭美美事件?王永:从舆论上看是的,因为今天仍然还有人认为,郭美美这个事情是因为她的工作问题造成的。还有一点,她作为新上任的常委副会长,很多人把这么多年来历史遗留的问题算在她的头上。实际上在她的任期内出现的问题是很小的。当然她作为负责人,出了事情也应该去承担,只不过人们在时间上的要求太紧的话,确确实实很难沟通。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或多或少有点委屈。”

“在红会我不知道哪天哪个雷就爆了”,困扰赵白鸽最大的难题是财务问题,“红十字会总会和地方红会不是上下级关系,只是业务指导关系”:“比如关于财务的事情,当时我也问她,你为什么不让全国红会的财务都联网呢?这样不是更透明吗?她说王永,我来了也很想干这个,现在我发现不是那么简单,全国有30多个省市的红会,每个省都有市红会,每个市很多都有县红会,因为历史的原因,各地的会计准则不一样,结账方式也是不一样的,统一起来非常难。还有,有些红会是在建行开户、有些在农行、在工行,有些没有开户,有些甚至还是手工记账,银行和银行之间是不联网的,现在你要求各大银行全部在一起形成一个大的网络,这根本不现实。比如有些地方的红会只有一个人,甚至没有专门的会计或出纳,根本没办法把账第一时间统计上来,任何的地方红会出了问题,责任可能全会放到全国总会的身上。但实际上,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对每个省的红会,没有财权、没有人权、没有物权。这点我之前我也不了解。”

红会举报者周筱赟自诩是“赵白鸽最恨的两个人之一”,临别时刻他也要说一声,“我会怀念她的”:“赵白鸽是体制内好人,只是红会阻碍改革力量太大,白鸽也无能为力,甚至只能与她们合流。赵白鸽注定是个悲剧人物。”

(詹万承)

徐达内.COM是亚洲新闻奖(SOPA)荣誉得主徐达内创立的媒体舆论研究机构,主要产品包括媒体札记、听海、内心戏等多媒体内容。“徐达内.COM”App Android及iPhone版均已上线,欢迎下载阅读http://www.xudanei.com/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听海”(ID:xdntinghai),听海,聆听中南海声音。每周一至周五上午更新。据说,在中国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每天收看《新闻联播》,嗯,你懂的!

媒体札记:红会好人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媒体札记”(ID:xdnmtzj)。

媒体札记:红会好人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新媒体排行榜”(ID:xdnphb)。

媒体札记:红会好人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