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达内 > 媒体札记:大义灭亲

媒体札记:大义灭亲

媒体札记:大义灭亲 出品:徐达内.COM

媒体融合的号角吹响之后,冲锋陷阵的争夺在所难免。

沪上传媒少帅黎瑞刚回归SMG重掌帅印之后,东方明珠与百视通将合并的消息就一直不绝于耳,昨日多家媒体正式确认属实“A股首家千亿级文化传媒上市公司即将诞生”:“SMG旗下停牌多日的百视通和东方明珠,最终将以公司合并换股吸收的形式进行资产重组,此外尚世影业、东方购物等文广旗下诸多优质资产亦将注入。”

传统媒体不甘寂寞,新媒体也坐不住。

在昨日百度世界大会上,CEO李彦宏亮出另一张新底牌——直达号:“定位于为传统服务行业向移动互联网转型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既能够方便服务商维护老客户,又能够大量的吸引新客户,运用新技术帮助商家准确把握移动时代的机遇。”在为企业服务的卡位项目上,BAT三巨头正呈贴身肉搏之势。

然而,在更多媒体从业者心中,这些美景如画的的布局,却不及昨天子夜一则抓人通报来得印象深刻。毕竟,坏消息永远都是新闻主角。

是21世纪网包括主编在内8人被捕,让同行们再度唏嘘不已夜不能寐。23点47分,@人民日报 平地一声雷:“根据举报,上海警方日前侦破一起以舆论监督为幌子、通过有偿新闻非法获取巨额利益的特大新闻敲诈犯罪案。涉案的21世纪网主编和相关管理、采编、经营人员及两家公关公司负责人等8名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案涉数十家企业。”

这是业界再熟悉不过的网站,这也是业界再熟悉不过的媒体高管:“警方初步侦查发现,2013年11月以来,专业财经媒体21世纪网主编刘某、副主编周某以及部分采编经营人员,勾结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等财经类公关公司,以21世纪网为主要平台,采取公关公司招揽介绍和业内新闻记者物色筛选等方式,寻找具有‘上市’‘拟上市’‘重组’‘转型’等题材的上市公司或知名企业作为‘目标’对象进行非法活动。”

闻听此语,@王星WX 唯余浩叹:“刘冬?周斌?真没想到,21也这么干...总以为是某些媒体这么干,没想到大院里也有同行这么干。”同样曾服务于南方报业的@郭光东 ,已经迫不及待含泪贴出周斌微博截图:“21世纪网周斌出事前最后一条微博。刀锋过处水有痕?”

零点刚过,央视新闻频道又匆忙送上“抓捕现场”视频,昔日的媒体高管,如今的犯罪嫌疑人,甚至在便衣实施抓捕时,仓皇夺门而逃的那一幕,也被毫不留情地播出。

作为隶属于21世纪报系旗下的财经新闻网站,虽从2009年起已实施相对独立运营,但终究与南方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于是,一些左派意见领袖夹枪带棒的指责,就顺理成章一路奔袭而来。

咄咄逼人的六问,再展@司马南 辩风:“第一、谁来监督监督者?第二、媒体权力来自哪里?第三、在资本的意志之下,中国有独立的商业媒体吗?第四、 假使有独立商业媒体,是否有抗法不服法的理由?第五、南方系是独立的商业媒体吗?第六、独立的商业媒体为什么要反体制,表现出明确的强烈的政治倾向?”

相比而言,@司马平邦 更是毫不客气,仿照警方的案件描述,他也要对南方系予以审判:“长期以来,南方系媒体勾结美国诸种政治、经济机构及人员,以旗下诸平面媒体和相关网站等媒体为主要平台,打着舆论监督的幌子,采取传播所谓普世价值、塑造公共知识分子和反思共和国历史等多种方式,寻找体制内外具有西化意向或者西化背景的官方机构、企事业单位、政府官员和专业学者等作为‘目标’对象进行活动。”

诸如此类“清算南方系”的说法,并不见得在理论上站得住脚,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借此出口恶气。

认真而沉痛的自省,沿袭自去年陈永洲事件以来的套路:“新闻寻租不可恕”,这是去年胡舒立的判词,也是今日凌晨张志安在微博上的反思:“一边是媒体正常的监督权还得不到充分保障,一边是谁来监督媒体的机制还不够健全。这种情况下,扩大报道空间和惩治媒体腐败是必须同时并举的。”

与21世纪网心存罅隙的财新网,今晨对涉案各方背景仔细梳理:“与IPO相关的有偿报道或有偿不报道现象存在多年,一直未得到有效治理。从2009年创业板推出到2012年10月IPO暂停之前,类似问题持续存在。拟上市公司在上市之前为了避免负面报道影响审核和上市进程,通过财经公关打点新闻媒体和一些门户网站,渐成行业潜规则...上一轮IPO暂停期间,相关生意的财经公关生意趋于清淡。2013年11月证监会宣布IPO重新启动,随即一批已经过会的企业进入上市程序。从上海警方通报的情况来看,本次被抓捕人员所涉案情的起始时间与IPO重启时点吻合。”

被称之为“IPO有偿沉默”的获利手法,在业界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利用企业缄默期不敢惹是生非的顾忌,不少媒体就以负面报道为要挟,逼迫对方乖乖就范。公关公司在这过程中扮演着掮客的角色:“‘国内的财经公关行业存在原罪。用金钱消灭负面报道,这种模式的需求首先来自企业自身。不排除个别财经公关公司与一些媒体有共谋,一起伤害企业。’一位资深投行人士对财新记者说。”

正因如此,@十年砍柴 写道:“中国股市是‘权力股市’,IPO很不规范,此类媒体便有‘有偿报道’和‘有偿不报道’的巨大空间。”@简直 赞同此理,认为“根子仍然在监管方”:“控制媒体主要不是怕投资者知道了不申购,而是怕‘监管’看到了不放行。估值可以辩论,强权无法沟通,于是市场选择花钱买安静。”

与抨击股市监管不同,让@成都赖捷 齿冷的是,同样是有偿新闻,后果却截然不同。三个月前新华社上海分社被中央巡视组通告“利用发稿权搞‘有偿新闻’或‘有偿不闻’的现象”,但最终处理结果却与此大相径庭:新华社自我表态“严禁采编‘关系稿’‘人情稿’”,然后终止合作协议退回350万元,而后便无下文。

不过,@石扉客2014 对此倒不意外:“这没有啥可说的。市场化媒体这种灰孙子怎么可能跟新华社这种天潢贵胄的喉舌比呢。后者犯事关起门来打屁股,前者直接送大狱。”同样也是明白这一点,@Paul郑褚 就对所谓媒体反腐并不看好:“除非党大义灭亲,‘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看出’,最明目张胆,从业人员素质最低,最敲诈勒索一条龙,最一泡污的,就是党那几个亲儿子的地方分站。”

党的“亲儿子”固然可以从轻发落,若是总书记的自家兄弟也被“大义灭亲”,这又该叫作何等雷霆手段?

一个名叫“清远清扬”的微博账号昨日傍晚发出帖子:“习近平六亲不认拘捕涉贪表弟齐明,事前不吹风,突然公布,众常委震惊。他早在母齐心召集的家庭会议上说,‘党和人民把我推上了这个位置,为了避免亡党亡国,我必须全力肃贪反腐!只反别人不反自己是反不下去的,我要用黑布蒙眼挥大刀反腐,如果砍中了你们,我会非常心痛,但请你们谅解,我别无他法。’”

刀锋过处,六亲不认。这是身份不明的@清远清扬 发布的第一条微博,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条。然而,就是这么一条看上去随时会被淹没在信息海洋中的讯息,就是这么一条显然引自海外网站的非正规讯息,新浪总编辑陈彤却是“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饮”地在6分钟后立即转发,并带头点赞。稍后,与王岐山交情不浅的任志强,也为“挥刀反腐”竖起大拇指。

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够仅凭这样一条看上去毫无来由的微博,赢得大V助力?就在众人纷纷猜测之际,@清远清扬 今日午后被新浪认证为“媒体人”。网页显示,在这位“媒体人”的关注名单中,除了陈彤和任志强,另有红色大V周小平以及新周刊总编封新城,以及那位总是忍不住揣测时局的石扉客。

这并不是个孤立迹象。此间,多有舆论观察者推论,自去年“庆丰包子”事件以来,习近平对中共既有文宣体系确有改弦更张之举。身兼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小组组长之职的最高领导人,正在进行着一场事关舆论议程设置权的重塑与整顿,“清远清扬”就是去年年底“四海微传播”的化身。这些乔装打扮的新媒体弄潮儿,正在互联网上全方位塑造习近平的领袖形象,纵使会被那些见多识多的媒体从业者看穿玄机,但只要能够让亿万“不明真相的群众”为总书记的威权大业跟进点赞,便也就是奇功一件。

于是,@无风即风 欢喜之情溢于言表:“我喜欢当今老大,做事不动声色!像个刺客又像个军师。”@秋风论道 也是乐观审视:“整顿官员腐败,同时整顿商人腐败。然后整顿专业人员腐败,从媒体下手,前有央视,后有21世纪网。恐怕还会波及教育、金融服务、医疗等专业领域。精英全面腐败,导致社会溃散,是该清洗一番了。”

(詹万承)

徐达内.COM是亚洲新闻奖(SOPA)荣誉得主徐达内创立的媒体舆论研究机构,主要产品包括媒体札记、听海、内心戏等多媒体内容。“徐达内.COM”App Android及iPhone版均已上线,欢迎下载阅读http://www.xudanei.com/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听海”(ID:xdntinghai),听海,聆听中南海声音。每周一至周五上午更新。据说,在中国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每天收看《新闻联播》,嗯,你懂的!

媒体札记:大义灭亲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媒体札记”(ID:xdnmtzj)。

媒体札记:大义灭亲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新媒体排行榜”(ID:xdnphb)。

媒体札记:大义灭亲

0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