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达内 > 媒体札记:民主的地沟油

媒体札记:民主的地沟油

媒体札记:民主的地沟油 出品:徐达内.COM

那令人闻之色变的地沟油三字,在宝岛台湾竟然也大规模出现了。

要知道,近年来大陆知识分子在批评地沟油泛滥时,很多都是以台湾为例说明制度的重要性。热衷于谈论地沟油话题的草根大V@作业本 2012年曾有发言:“请不要对我们的国家丧失信心,至少,有一个省做的还是相当不错的。那里没有地沟油,也没有毒胶囊,可以搞选举,人们可以自由投票,官员把财产公布了,没有人喝蒙牛,允许厕所里有三只以上的苍蝇,可以上推特也可以上非死不可...请不要对我们的国家丧失信心,谢谢!”

《在微博搜索“台湾”、“地沟油”,然后从最后一页开始看。我挺担心这些人...》,这一则近日天涯帖子,即是专门“挖坟”嘲笑过去那些礼赞台湾者。@Michael北京 被搜索出来的发言,搁置于地沟油横扫美丽岛的时空背景之下,一时间也的确有几分滑稽之状:“台湾,尤其是台南,向往已久。据说台湾小吃夜市里很多店铺会挂个牌子,上书:我们这里没有地沟油、瘦肉精、明胶、添加剂,等等,请大陆游客不要一再追问,生意繁忙,实在无暇一一回答。”

于是,仿佛刹那洞悉“公知”群体本质一般,@西西福厮 急切地写下判词:“公知的套路很清晰,先把中国的问题夸大,最好让你觉得暗无天日活不下去,然后找个制度和我们不一样的地方,把它描述成天堂,意思就是只要换制度就啥都有了。现在看这伎俩越来越像笑话了,想骗傻逼越来越难了。”

一向对“公知”不满的@张鹤慈 ,自然也不会错失良机:“出了问题先指责制度还情有可原;但把一切问题都归之于制度,反而不利于推动制度的改革和改善。八股文老三篇的公知为什么不是中国民主化的动力而是阻力,就是只知道站队划线唱高调,只知道占据政治道德的制高点炒作和忽悠,不只是无济于事而且是帮倒忙。”

这一幕争执的根源即是近期台湾地沟油事件。根据今晨广获门户转载的京华时报报道汇总,“台湾‘地沟油’事件正在蔓延发酵。9月8日晚,台湾‘卫生福利部’发布统计数据称,强冠公司生产及代工的劣质‘全统香猪油’共出货给235家业者,制品再流向1012家下游业者,共波及1247家业者208项产品。昨天还有消息称,有来自大陆的经销商进口了使用问题油的‘香蒜吐司’。”

“味全”、“85°C”、“星巴克”、“7-11”...这一系列大陆民众熟知的品牌,一时之间好像都有卷入之虞。尽管他们纷纷表示与此无关,但怀疑的心理已经挥之不去。同样声名呈直线陨落的是一款名为“香蒜吐司”的零食。

获今晨新浪首页推荐的东南快报报道,对海峡对岸的网络舆情有所了解:“‘香蒜吐司’在台湾被称为梦幻零食,曾在台湾著名综艺节目《康熙来了》中亮过相,被誉为‘好吃到流泪’的食品。这次出问题的上泓牌香蒜吐司属于销量较好的产品,不少台湾网友在网络上留言高呼恶心,感叹不知平时吃下了多少地沟油。不少在大陆销售台湾食品的网店都有销售这款香蒜吐司,澎湃新闻注意直到9月9日下午淘宝网上仍有销售...另据消息,经检验检疫机构初步核查,大陆没有‘全统香猪油’进口。”

台湾地沟油流毒遍布全岛,对大陆心理冲击可想而知。于是,好像又回到了历史教科书中所说的美国经济危机,修复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的积弊,还得由社会主义的中药出面调理。

昨日北京青年报事后反省,“台湾食品安全治理有两个缺陷”:“一是食品安全监管体系整体上虽优于内地,但政府的常态监管力度较弱;二是过分相信和依赖企业自律。迷信自律的逻辑与资本的贪婪本性相悖,更与市场主体必须接受政府监管的现实逻辑相悖,否则,纳税人何必花大价钱‘聘请’政府代行食品安全监管责任?”

这一番结论正是对过往理论的重新修复:“市场自由派学说有四条市场理论:其一,假冒伪劣商品猖獗往往是市场不成熟的副产品;其二,市场不成熟首先囿于市场法治的不成熟;其三,市场法治的不成熟又囿于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出现经常性越位、缺位和错位;其四,‘看不见的手’通过优胜劣汰的市场竞争,会迫使市场参与者最大限度地实现诚信自律...然而,近些年欧洲、美国、东亚以及中国台湾地区,屡屡发生的食品安全丑闻,对上述传统市场理论构成了重大冲击,其中尤以台湾地区连续发生的全岛性食品安全丑闻,最能说明问题。若机械对照上述传统市场理论,中国内地接连出现地沟油丑闻似乎很正常,台湾地区的法治水准、市场成熟程度、企业自律意识、食品安全监管体系和舆论监督等指标,应该都优于内地,因此,台湾连续因劣质食用油导致‘全岛沦陷’,似乎让人万难理解。”

一定程度上而言,北京青年报加强监管的呼声有未卜先知之效。根据@SCMP_南华早报 披露,不能排除官商勾结的可能:“不可思议的是,‘屏东郭烈成工厂’早在4年前,就因为不断散发恶臭被检举,屏东县卫生局曾四度前往稽查,环保局也五次上门,但都轻信郭某‘并非制造食用油’、‘只做炼制肥皂、饲料用油’等说词,从未深入追查所言是否属实与产品流向...直到民众忍无可忍,转向刑事局南区打击犯罪中心检举,中央机关派员介入,才让整起馊水油事件曝光...也难怪联合报以‘屏东县府的放水主义’痛加批判,认为地方政府形同包庇犯罪,怀疑其中必有地方议员关说或政商勾结,否则岂有可能连长期占用农地都无所谓?连最起码的合法设厂都不要求?”

但市场机制的作用实则也未消失,依据中国新闻网今日报道,“资本市场上,味全公司股价遭遇重挫,两日蒸发市值6亿元人民币”:“尽管味全第一时间主动预防性下架回收,但该股仍遭遇馊水油事件重创。9月5日台股味全(1201)大跌近7%,9日该股放量下挫收盘跌3.22%报39.10元(新台币,下同),创2013年1月以后新低纪录。连续两个交易日,该股累计下挫逾13%,每股下跌5.8元,按5.06亿的流通股本来计算,累计蒸发市值达29.35亿元。根据9月9日晚间22时数据,1新台币=0.2045人民币,也就是说味全两个交易日合计蒸发市值约6亿元人民币。”

这些看似高大上的视角在大陆地沟油事件中已多次提及,民间舆论场上争议的焦点还是围绕两岸不散。

@宋氏石男 从央视频道看出端倪予以批判:“央视新闻频道刚刚的节目中居然提醒观众要‘慎食台湾食品’,因一些台湾食品企业新近卷入地沟油事件。真是太诡异了。说到地沟油,中国大陆是其无可争议的发明者以及最有效率的实践者,为什么央视从不提醒‘慎食大陆食品’呀?”@北京朱维民 更是调侃:“大陆地沟油进军台湾、引发台湾社会动荡、由此得到一个启发:地沟油可以统一中国!”

不过,他们或许有意无意忽略了一点,地沟油在台湾并非首次出现。@加拿大Ivey教授Frank 即有讲解:“地沟油的发明者是日本人,后传给台湾,中国的第一批地沟油全是台湾人的杰作。日本在60年代输出馊水油到台湾,后来日本立法禁绝,成了台湾的独门生意。塑化剂也是日本发明台湾带过来。日本50年代也发生毒奶粉事件。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造假还需时日。资本主义是一条黑心血腥的道路,尤其资本主义早期。”

从时间链条的先后顺序来看,地沟油似乎更该是从台湾传来大陆,这正以@巍岳钦禹 所言为代表:“台湾的地沟油使用了三十年了,那会大陆是没有地沟油的,我完全可以认为大陆的地沟油就是来自于台湾,尽管台湾的企业纷纷表示从未向大陆输送过地沟油,明显是欲盖弥彰,台湾企业主要就是和大陆做生意,没有输出过地沟油才见鬼了。大陆替台湾背了十几年的地沟油黑锅。好在大陆有能力把地沟油变成航空油!”

大陆早些年有无地沟油已是证据湮灭无可考证,但台湾的报纸却记录下了地沟油猖獗的历史。依据@台湾黑喵王 所贴出的1986年台湾报纸,《馊水油案昨收押十四人》、《十大消费新闻,馊水油列首条》、《馊水油制成劣质沙拉油出售,销售网编辑摊贩餐厅,月饼亦受波及》...类似的新闻标题不一而足。

于是,又到了数落@作业本@李开复 们的时刻,因为他们此前在微博上多番渲染台湾美好,盛赞对岸的食品安全。@张颐武 虽未点名,但所指一目了然:“人太天真,对人性的复杂缺少了解,就容易患天真浪漫的毛病。这毛病的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对于自己之外的事情有极端的反应。不极端否定,就极端膜拜。一根筋,只认自己的幻想不看现实,自我封闭。一位作家讲计划经济时候老师说美国的椅子坐一下就塌。这和今天大赞台湾不可能有地沟油一样,都是僵化思维。”

不过,@作业本 的拥趸们也不会轻易罢手。一位微博名为@热爱-自由 的粉丝,就以刷屏的方式表达对揶揄公知者的不满:“台湾地沟油被曝光,一切对这种无良厂商的批评都无可非议。但是,一帮丧尽天良的龟孙子王八蛋不去批评作恶者,不去同情受害者,却抓住别人的疏失吹毛求疵口诛笔伐,一副小人得志的阴险丑恶嘴脸!这帮杂种对大陆的不良现象和民众苦难熟视无睹,一旦大陆之外的地区出现灾害就发疯狂欢,一群冷漠的看客!”

这位前日才开始发言的新注册用户,显然对围剿公知的场景再熟悉不过,以一己之力予以反击:“大陆有雾霾有地沟油,他们沉默不语。当台湾出现地沟油,他们不是对自己的同胞表示同情,而是群起狂欢、弹冠相庆:看,台湾也有地沟油...当任何一个地方出现危害国民的现象时,我想,作为一个人,应该拥有最正常的思维最起码的人性最基本的良知!对荼毒生灵草菅人命的现象冷漠无情、无动于衷、冷嘲热讽、幸灾乐祸,简直禽兽不如...有些人,平时呼吸着雾霾,吃着毒害食品,心安理得,无动于衷。当别人批评这种不良现象时,他们上蹿下跳,群起而攻之。甚至抓住别人的疏忽,吹毛求疵,冷嘲热讽。”

@傅蔚冈 关心的是另一个小众的问题,可能是京华时报报道中的“竟符合标准”五字勾起了他的兴趣,“台湾卫生部门下辖食品药品监管单位8日公布相关检验结果,此前查获的以地沟油等混制的‘全统香猪油’竟符合标准,但由于原料来源是回收废油,违反相关法规,相关制品都须下架”,于是他根据这一线索发问,“文科傻妞请教各位理聪,如果那些流向食品企业的地沟油都能经受各个企业的质量检疫,是不是意味着这些地沟油实际上也是没有问题?就像海水不能喝,但是经净化,海水也可以食用?”

回复中有@烧伤超人阿宝 的身影:“这个问题我问过,回答是目前一些地沟油确实可以通过检测,但里面一些残留物依然有安全危害。因为检测手段难以面面俱到。”自陈讨厌民主的阿宝,稍后又恢复一贯本色予以嘲讽:“民主的地沟油,不一样的味道。”

这岸对那岸冷嘲热讽,那岸对这岸也有奚落。

@新浪新闻视频 上周日率先揭露台湾名嘴陈立宏的雷人发言,“你干脆就外销中国,也许中国人还会感谢你,中国不是在一胎化吗,不就解决了吗,对不对,帮中国人节育呢。”被讥讽吃不起茶叶蛋就近在眼前,如今居然又出现此等奇葩玩笑,不满与愤怒可想而知。不过,熟谙台湾政情舆情背景的邱毅不忘在微博提醒:“他不是什么专家,只是个已被中时报系淘汰的记者,这个节目也只为反中仇中搞台独而存在,电视台老板在大陆开钱柜KTV,狠削人民币,九把刀最早就是这个电视台硬捧出来的。”

从塑化剂到地沟油,台湾食品也不再安全了。在两岸三地频繁交往的当下,任何一地似乎都难以再独善其身。好在依据新华网今日上午快讯,大陆还暂时尚未受到波及:“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10日说,经核查大陆没有进口台湾‘全统香猪油’。国家质检总局已要求暂停受理使用该油品的台湾产品报验,如有进口,立即下架召回。”

(詹万承)

徐达内.COM是亚洲新闻奖(SOPA)荣誉得主徐达内创立的媒体舆论研究机构,主要产品包括媒体札记、听海、内心戏等多媒体内容。“徐达内.COM”App Android及iPhone版均已上线,欢迎下载阅读http://www.xudanei.com/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听海”(ID:xdntinghai),听海,聆听中南海声音。每周一至周五上午更新。据说,在中国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每天收看《新闻联播》,嗯,你懂的!

媒体札记:民主的地沟油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媒体札记”(ID:xdnmtzj)。

媒体札记:民主的地沟油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新媒体排行榜”(ID:xdnphb)。

媒体札记:民主的地沟油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