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达内 > 媒体札记:​都是鞭炮惹的祸

媒体札记:​都是鞭炮惹的祸

作者:詹万承

媒体札记:​都是鞭炮惹的祸
该不该放鞭炮的争吵声,又在旧历年年底如约响起。

昨日,一张呼吁图在社交媒体被刷屏分享,只见,一男一女两位年长环卫工站在瑟瑟寒风中,面向镜头举着一张卑微的心愿卡:“年青人,少放点鞭炮!让我老伴早回家过年!谢谢体谅!”

一语激起千层浪。@人民日报  、@央视新闻  等中央媒体率先倡导,“春节,当你享受团圆时,为清扫鞭炮,不少环卫工只能在路边过年。 看到这张图,你愿为老人实现愿望吗?支持的转!”@黄晓明  、@白百何  、@任泉 等娱乐圈大V也共襄助阵,呼吁“希望他们都能早点回家,多点理解和尊重”。

不与鞭炮禁与放的话题正面冲突,转而从环卫工心愿角度切入,试图凭借怜悯弱者来以情动人,从舆论场的一般反馈来看,传播范围与说服效果显然比说理更广。

类似心愿,上月月底,@央视新闻  也过转达过,而且,是借助更容易打动人心的孩子之口,“季妮雪,父母是环卫工,被问新年愿望,别人要玩具,可她的愿望却是,‘叔叔阿姨少放点鞭炮’,为什么?‘爸爸妈妈就能早点回家…’你知道吗?春节,当你享受团圆,不少环卫工直接在路边过了年。少放鞭炮让环卫工回家支持的转!”

读后,身为人父的主持人@孟非  几欲潸然泪下,以“人同此心”唏嘘并接力传播。

为什么这一次这么火,上一次却几乎悄无声息?除了除夕脚步越来越近外,是否还有其他原因作祟呢?@小眼昏花  对此心存怀疑,“查查,这事是不是人为刻意策划的…忒假,环卫工可以不可以早回家过年,与放不放鞭炮没一毛钱关系。环卫工人力市场现在也是高度发达的自由贸易市场。人工现在是稀缺的。不愿干可以随时回家过年。环卫公司自然会把劳动报酬调高到,足以让有人愿意放弃团圆而挣这笔钱的价位的。这就是市场经济的好处。”

市场经济,自由选择,这一套道理是反驳的有力武器,同时也是助长传播的不二法门,因为呼吁惹毛了一部分围观者,逆反心理一下子便涌了上来,他们以模仿、恶搞、戏谑等方式予以回应,不知不觉间进一步使话题坐大成势。

针锋相对的第一幅图,主人公是一位卖鞭炮的大爷,大有心忧炭贱愿天寒之无奈:“请大家多买点可怜老人卖的鞭炮,让他有钱不会被儿女抛弃。”

接下来出场的是一位卖笤帚的老农,市场经济的连锁反应,在他一席唠叨中活灵活现:“年轻人买把扫帚吧,再买点鞭炮,放完自己扫。”

“今天两张图,让我左右为难”,@假装在纽约  左手持着不放鞭炮的呼吁,右手举着买鞭炮的号召,看上去一脸无奈,只能说起道理来,“1、呼吁各地政府遵守劳动法,给春节加班的环卫工人发放三倍工资 ;2、鞭炮可以放,但不要在不该放的时间和地点放; 3、两张图均来自网络,若知道原作者请告知;4、不管什么观点都别吵,这有什么好义愤填膺的;”

这样一点点说未免有些呆板无趣,临末,这位高明的段子手,献上一个万能结尾:“5、愿世界和平,钓鱼岛是中国的。”

同样处于进退维谷的还有快乐大本营主持人@何炅  ,昨晚,他先是转发了那幅心愿图,随后发现情况有些不妙,“更多照片袭来,@我说要通通发出来才公平。也看到一个神回复说过年买鞭炮是一定要的,就是不放摆在家里喜庆就好了。也有一个冷静的分析说,一年辛苦下来,过年放松开心真是应该的,但在放松开心的同时也能考虑考虑别人就更好了”。

于是,他又把模仿之作贴出,并奉上一碗心灵鸡汤:“我在想,基于关心别人感受的讨论,是温暖善意的,值得珍惜。”

据此,@春风十里不如雨  总结出一条规律:“扫地的爷爷早回家,卖鞭炮的爷爷就没法早回家,这个世界上存在过年早回家爷爷守恒定律。”

调侃完毕之后,唇枪舌剑上阵。

憋了一肚子火的@仙人指路010  ,对滥情的转发相当不满:“不要试图绑架别人的善良,想早点儿回家,可以跟公司请假。我可以为空气质量少放鞭炮,但我不会为某人早回家就放弃我的快乐。这不是谁可怜谁的问题。制作这个照片的人,鸡汤喝多了,恶俗…毫无原则的善良,心血来潮的善良,哗众取宠的善良,都属于伪善。伪善是一种道德手淫。善良是要给别人带来方便,不是给别人增加压力或负担。别人因为你的善良变得不方便,甚至要牺牲个人利益去成全你的善良,那这种善良就是虚伪的,本质是一种恶。用清洁工早回家过年倡议少放鞭炮,就是一种自私的伪善。”

“无论有没有这牌子,我都觉得应该少放鞭炮”,@田颖火柴  对此也有看法:“你发明了火药,外国人用它来侵略你,你却用它来污染自己家空气。别跟我说老祖宗的习俗,老祖宗还一夫多妻呢。别跟我说雾霾不是鞭炮造成的,你那小脑仁儿里觉得只有雾霾才叫空气污染么?”

鞭炮与年味是否互为表里,彩排过的舆论在此再一次分野。

@毅咝不挂  坦言,“现在年味已经都很淡了,如果连鞭炮声都没有了,那新年和十一、五一假期还有什么区别了”:“老祖宗放了好几百年鞭炮也没见把天崩出雾霾来,石油提纯偷工减料非把问题责怪到一些细枝末节上…过年放鞭炮是习俗,更是一种自古传承的文化之一! 本屌在我们小区放鞭炮已经六七年,也没见谁出来指责! 某些人过圣诞节、情人节倒是挺乐呵,为何我们自己的节日就视而不见?就横空指责?”

不过,这话若被@水桥卧底-9  听到,想必是要引来嘲笑。在他看来,春节无异于一场国民的集体放风,片刻欢愉过后便是无尽沉沦:“对统治者而言,滥用公帑举办各种极尽奢华的大赛晚会,鼓励民间张灯结彩燃放鞭炮,都有助于营造某种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主子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日益陶醉,奴隶们在铺天盖地的嘉年华中甘于麻醉。但没有人权,就难有真正的欢乐,因为真正的欢乐,一定是源于人的内心,发自个体的由衷。”

于是,矛头又开始指向政府,一如@糖果andcheng  所言:“最该行动的是政府,管辖放鞭炮的时间地点,合理设置环卫工岗位,合理补贴,不要让任何一个工种需要网民去为其发声打抱不平。倾听民声是政府的本职工作。”

透过现象看本质,@大鱼说漫画  亦有直言,“呼吁少放鞭炮别乱扔垃圾为清洁工人减轻工作量,是对的。但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大街小巷真的有必要每时每刻都保持一尘不染吗?我看大街一个礼拜扫一两次就行。就算大年三十满地的鞭炮纸屑,过个三天再扫,老百姓难道就没法生活了?说白了,还不是面子工程。”

该不该禁,老生常谈,因个人感受而异,也与如何看待风俗有关,从2015年1月开始,中国青年报评论员曹林即接连在个人微博上发表三篇文章,都是态度决绝力主禁止放鞭炮:《找不到一个理由春节不禁爆竹了》、《鞭炮这种巫术必须从春节传统里开除了》、《禁鞭减危害,别跟汽车一起比“烂” 》。

可这些理由怕是都无法说服和菜头,他以@宁财神  为阵地,继续嬉笑怒骂畅谈己见:“以文明、环保作为禁止燃放鞭炮的理由,会不会同样可以推论出应该禁止春节呢?几亿人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迁徙,给道路交通、服务人员、设施设备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伴随着酗酒、暴食和赌博,以及红包的沉重压力,逼婚、比拼收入的心灵摧残,既不文明,更不环保,而且伤害他人,为毛不呼吁禁止春节呢?”

作为一个资深吃货,和菜头还“担心有一天春节得吃火鸡”,食指大动后他想到了一道考核善心的选择题,“…是不是真的爱环卫工人,有一条硬标准:为了快递小哥能早点回家陪伴家人,咱们过一月份就别网购了吧?支持这一条的才是真爱,但我估计这话一说出口,有些人就会‘嗷’第一声扑上来撕脸了。”

0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