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达内 > 媒体札记:​“挖坑”代表

媒体札记:​“挖坑”代表

作者:吴美琳
 
媒体札记:​“挖坑”代表
消失近两周后,“挖坑”人大代表首次露面,登上央视大屏幕上演苦情戏。
 
昨日下午播出的《新闻直播间》,传来“挖坑”代表李宝俊道歉,“一直感到很不安。对社会,对周边的邻居造成的伤害,我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话说至此,躺在病床上的李宝骏已泪流满面,“我哪怕是砸锅卖铁,尽一切努力,为受损害的居民赔偿。”
 
主持人讲述完事情梗概后,当镜头再切换至这位代表时,画面中愁容满面的他哽咽担责:“不管什么后果,我都面对,经济损失,我可以变卖我所有的资产,砸锅卖铁我都承担,我是房主我是有责任的。”
 
事发两周后,舆论渐趋平息、众怒渐消时,方才亮相央视,懊悔与道歉,与持续热议10多天的“北京德内大街坍塌”一事一起看,好像又总有些“no zuo no die”之感。
 
上月24日凌晨,一声塌陷巨响,震醒了周边居民,从那一刻起,李宝俊原本的挖地下室,骤然变成自掘陷阱。
 
回顾北京晨报上月25日描述,塌陷一幕依旧惊险万分:“凌晨,德内大街93号院门前的道路连续发生两次塌陷,形成一个长15米、宽5米、深10米的大坑。随后抢险人员赶到现场进行施工...附近居民称,抢险人员赶到现场后,将塌陷路面区域封锁,并开始进行抢修。‘都松了一口气,以为没事了。’附近居民说,上午11点50分左右,该路面发生了第三次塌陷,这次塌陷主要殃及道路西侧的平房,紧邻塌陷位置的德内大街93号院完全倒塌,93号院北侧的89号院部分房屋也发生坍塌。‘好在这几户撤离及时。’居民称,这次坍塌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路面陷了,房子塌了,水电停了,“附近不少居民都猜测…连续三次坍塌很有可能是德内大街93号院内挖掘地下室引起。一位居民反映,德内大街93号院从半年前就开始在进行地下室施工,白天能够听到不小的噪音,但晚上一般都‘偃旗息鼓’,所以也没有居民举报...什刹海街道工作人员称,昨天早晨7点左右,93号院地下结构现场施工的5名工人已经被公安部门控制。”
 
最核心的问题来了——93号院的房主是谁?“答案可能会让你大吃一惊”,事发3天后,北京日报旗下名为“东张西望”微信号发出一声怒吼:“这位人大代表,你赔我们的德内大街!”文内所附图片显示,93号院的房主是徐州市人大代表李宝俊。
 
身份曝光之后,舆论再次哗然。
 
来自香港的南华早报,随即在官方微博调侃:“挖掘技术哪家强?也许哪家都没有徐州市人大代表,海荧集团董事长李宝俊家强。这位坐拥20亿人民币固定资产的董事长在北京德内大街93号自家院子私挖地下室,挖出了近6层楼深,挖得大街都塌了,邻居也无家可归。”
 
可是,“打洞18米的人大代表李宝俊,你在哪里?”事后,李宝俊仿佛人间蒸发,媒体四处联系寻找均无果。
 
“发生塌陷的德内大街93号院内一片狼藉,塌陷后的深坑已被4000吨混凝土填平。西城区方面表示,目前还未联系上该院业主徐州人大代表李宝俊。”从京华时报在事发次日报道来看,玩失踪或许是李宝俊拿手本领——“市规划委接到居民举报该院业主挖掘地下后就要求其停工整改,白天去检查时发现,院内没有施工情况,‘然后就找不到这个人了,之前他们在整改书上签过字,答应回去整改’”:“北京市严厉打击违法用地违法建设专项行动指挥部办公室通报称,2010年4月,江苏省人士李某购买了5间西房的产权。随后,李某在没有地下室规划、审批和施工手续的情况下,私挖深度接近18米的5层地下室,导致路面塌陷。93号院在施工时,没有设计图、施工图和监理方,施工队甚至没有资质...北京市规划委颁发的许可证只有地上三间房屋的翻盖许可,地下没有许可证。”
 
违规挖坑尚在舆论承受范围之内,被京华时报曝出的猛料还在后头:“据了解,2010年4月,李宝俊购买了93号院5间西房的产权。多名附近的居民称...2010年10月份,该院曾发生3名工人身亡事件。据新京报2010年10月7日报道,10月6日,德内大街93号院,一名工人在地基井下作业时昏迷,两工友先后下井营救,全部被困。经抢救无效,三人均身亡。”
 
三十六计,躲为上计。但找不到房主的媒体们却不会轻易放过,继续以牙还牙深挖他不为人知背景。
 
事发五日后,法制晚报带来新发现——“挖塌德内大街的徐州人大代表李宝俊被曝在京另有住所”:“记者来到北七家王府家庭农场小区,发现有两处别墅与其有关。知情人称,其中一处也挖了地下室,装修豪华,电梯可从地下室直通三楼,且李宝俊已有几年未交物业费。”
 
看来,这位“挖坑”代表是有点挖上瘾了。
 
深陷挖坑泥淖的李宝俊,失联6天后终于现身。这一次最先抢得新料的是中国青年报,“31日午夜,李宝俊的助理向记者发来李宝俊的公开道歉信。这也是自坍塌事件发生以来,李宝俊首次对外发声”:“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认为本人已与人大代表的身份不符,并立即申请辞去人大代表身份,并于明天早晨八点将辞职报告送达徐州市泉山区人大常委会。”
 
面对来势汹汹的舆论,代表还有内容要交代:“道歉信称,李宝俊长期不在北京,德胜门内大街93号院由其内弟居住,挖地下室的工程是内弟所为。李宝俊在道歉信中对‘北京人民’、‘徐州人大和徐州人民’、受坍塌事件影响的5户业主表示道歉,并承诺进行赔偿和承担填平陷洞产生的一切费用。至于未能及时现身回复媒体的质疑,李宝俊解释是因为‘最近身体不适在外地看病’。”
 
辞呈递交后,新华社发布客户端31日前往当地得知,“当日下午,记徐州市市人大常委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接到泉山区人大常委会关于接受李宝俊辞去徐州市第十五届人大代表职务请求决定的报告后,已经确认其报告合法有效。据介绍,这意味着李宝俊的代表资格,自行终止。”
 
但舆论似乎不是一句道歉加闪电辞职再加卸责内弟就能摆平的。
 
报道出炉当天,@人民日报  即直言,“纵是妻弟所为,为何不早作制止?挖坑持续4年多,将妻弟当‘临时工’怕是太晚。身为人大代表,本该为民代言,却默许‘坑民’,当追责!人大代表理应带头遵纪守法,并无违法乱纪之特权。申请辞去人大代表身份只是第一步,如果涉嫌违法犯罪,恐难逃法网。”
 
追责房主固然是必须的,而相关部门也没被舆论忽略。
 
“除了因至今仍不露面,李宝俊的道歉诚意颇受质疑外,舆论还追问,为何施工1年多,这么明显的违法行为事前却没人来管?”萦绕在公众心头的疑问,中国青年报周二即传来回应:“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回应称,主要是因为一直联系不到业主,又无权进入私宅查看,而且也一直没有发现动工的迹象,导致‘进门难、取证难、调查难’...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执法人员回查整改情况时,发现93号院外已加装围挡,大门紧锁。有没有整改好?是不是还在施工?这些都无从判断...‘只要他关着门,你就没有办法进去查,你没有权利进入私宅。’该负责人称,因为没有察觉偷偷施工,因此,也没有证据要求相关部门配合强制执行。”
 
显然,这样的解释,仍难逃指责“不作为”的悠悠之口。皇城挖坑持续发酵后,新京报今晨获悉,“昨日,东城区城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对这样的违法开发行为,东城将逐一摸排,尤其是在建的工程,不允许出现违法开挖地下空间的情况...在建的平房四合院建筑,如果私自开挖地下室,一律按照新生违建处理,要求当事人自行回填整改。对当事人不配合的,规划部门可以吊销其地上规划建筑的许可证,相关部门可以冻结其房产交易。同时,此次查处地下空间违法开发,还第一次明确可将违建当事人以‘涉嫌危害公共安全’为由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政府有后续作为也属正常,焦点未转移的媒体决定一挖到底。
 
华商报几经调查,一桩陈年旧事终在周一曝光,“过去的十年间,李宝俊曾卷入徐州官场腐败窝案,因行贿徐州市泉山区落马区委书记被调查,名字被写入公诉文书,最终却全身而退”:“2008年,被指‘一夫多妻’的徐州市泉山区委书记董锋因发妻举报落马受审。2008年11月底,检察机关的公诉文书中出现了李宝俊的名字。公诉书显示,董锋案中,参与行贿、买官的企业主和官员达30余人,其中仅处级官员就达10余人。在坊间,董案也被称为‘官场窝案’。徐州市检察院一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告诉华商报记者,侦办董锋案期间,李宝俊曾被调查,但最终却不知何故‘涉险过关’。”
 
卷入官场窝案仍得以全身而退,在所有因挖坑而起的舆论中,这一暗指其背后有人的往事,对李宝俊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这还不是隐藏在李宝俊身后的全部。央视播出李宝骏的首次亮相六小时后,昨日深夜,新华社亲自出马,“起底双面李宝俊”:“今年1月,徐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四次会议上,有一份关于‘统一规范违法建设认定处置程序’议案,由朱登凯等10位代表提出。而作为附议的代表,李宝俊的名字就在其中。这次会议于2015年1月20日开幕,23日闭幕。这也意味着,在李宝俊附议这份议案的同时,在北京那个属于他的院落里,正在‘挖坑’。”
 
“据俺多年的临床经验,喉舌出手,这是要废掉李代表的节奏。”看到这里,@何光伟  已经忍不住做此推测。
 
一并被新华社揭露的,还有他另一重身份:“徐州市基层人大代表之家官网显示,李宝俊政治面貌为中共党员。有关专家表示,相关部门应该严格依法依纪,追究其法律和纪律上的责任。如果是共产党员,还存在一个党内违纪的问题。”
 
违法之事,牵涉党员身份,又更复杂了些。
 
自最高领导人在省级领导干部上言及党与法的关系后,“一段时间以来,有人提出似是而非的观点,热衷于讨论‘党大’还是‘法大’,把‘党’和‘法’人为地对立起来、割裂开来。”对于这些议论,新华社今晨予以警醒:“作为领导干部一定要表明政治态度,坚定政治立场,绝不能让‘党大还是法大’这个伪命题干扰政治定力。”

0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