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达内 > 媒体札记 | 阿里悖论

媒体札记 | 阿里悖论

作者:詹万承
媒体札记 | 阿里悖论
“你知道淘宝阿里的背景吗?”

“像你们这样的企业,阿里分分钟弄死你们。”

“你们那百多号人,阿里随时可以把人挖得一个不剩。”

说这话者,不是某位倨傲不逊的阿里高管,而是远赴深圳跨省办案的杭州警方。

上周五,深圳市迪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微信公众号“淘金地”,以声讨书《杭州警察充当淘宝打手,跨省违法办案》,细叙警察从天而降的一幕,将对手一并绑上舆论战车:“2月5日下午四点,有三个穿着便服的陌生人闯到我公司,声称来我公司调查微信事件。我立即请示公司老板。老板回来后,赶到会议室询问他们的身份。他们声称是深圳市公安局经侦分局,要将微信管理员,也就是我,带走…老板坚决不同意。在此僵局下,深圳经侦分局一姓徐的警官出面调和,说先带到经侦去调查,老板才让步。最后,老板与我们一起坐深圳警方的车来到深圳公安局经侦分局。”

开头所引之语,正是出自问话之际:“他们将我关在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里进行秘密拷问,期间多次拍桌、威胁、恐吓…这两个杭州警察猛拍桌子,大怒:‘我们没有时间跟你胡搅蛮缠,我们不听这些胡说八道,你如果不老实交代,我们马上把你拷走,带回杭州’…这时候,我的老板推门进来了,质问他们作为杭州警方凭什么跨省抓人。‘你们的警官证呢?’对方掏出警官证,我们老板要求记下他们的警号和名字,他们不让。后来,他们又掏出一张介绍信在老板面前晃了一眼,老板要拍照,他们又不让,赶忙收起来了。”

根据微信运营者向东顺所述,冲突最终是戛然而止的,“这时候,很多媒体记者从四面八方赶来在门外等待。杭州警方见状,他们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冒出一个)就灰溜溜跑了。”

“看完这篇文章,我觉得,如果情况真如文章作者所说,那警察可真够笨的”,出自微信公众号“不忍直视”的揶揄,对向东顺所描述的经过提出了怀疑:“公安机关的询问按规定会进行录音,文章作者可以去投诉。哦,等一下,询问还没结束…记者从四面八方赶来,这阵仗,看来这家公司和当地媒体的关系相当熟。网上一搜,发现该公司董事长向隽曾任中国新闻社深圳支社记者、社长10余年,2005年3月辞职下海,2007年9月投资5000多万元创办淘金地。这是记者转型的楷模呀,辞职两年就能投资5000万做项目。”

且不说“秘密拷问”是否夸大其词,起码,京华时报已觉得流传的“讯问”一词不妥:“‘讯问时长约3个小时’的说法并不准确,‘讯问’是刑事诉讼中的专业术语,讯问的对象应为犯罪嫌疑人…目前案件还在初查阶段。这就是警方使用‘调查’而不是‘侦查’的原因。刑案是否成立都还未为可知,‘讯问’自然不能发生。若杭州警方果真在没有侦查手续时就强制‘讯问’深圳企业员工,‘被讯问人’有权投诉。”

这篇昨日获凤凰首页推荐之论,对跨省二字也有锱铢必较,“从法治的视角观察这一事件,可以看到实则是信息传播中的不断失真放大了这一事件的惊悚度。且不说‘跨省追捕’完全是附会,就是警方跨省办案,又怎能说成是‘阿里跨省’?被警方带走调查的深圳某企业微信公号管理员,当晚就在公司人员陪同下离开,又哪来的‘追捕’?”

上一回大战国家工商总局,已是引来围观者猜测纷纷,这一回警方又以阿里之名,跨省调查一家深圳公司,处在漩涡中心的阿里巴巴,真是有钱就任性呢,还是撞上猪一样的队友?

在舆论持续发酵后,当事一方的杭州警方,昨日不得不出面作出说明:“2月3日,杭州警方接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报案称,该公司发现名为‘淘金地’的微信公众账号发布了《淘宝阿里偷税5万亿,超过100个国家GDP!!!》一文,引起社会公众高度关注,严重损害了该公司的商业信誉。杭州警方接到报案后依法予以受理。经初查,‘淘金地’微信公众账号与深圳市迪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有关。依照办案程序,2月5日在深圳警方的协助配合下,对相关人员依法进行了调查询问。目前,公安机关仍在作进一步调查。”

读完这一则就发生在身边的新闻,深圳晚报评论员胡文在微博写下三点看法,“一、是报案而非举报,而且是淘宝报案,而非阿里报案;二、警方是调查询问,而非讯问;三、淘宝有权报案,警方依法调查,‘跨省调查’属实,‘跨省追捕’并不准确。”

此刻再来复盘,离不开5万亿。是不是偷税这么多?@江南警哥不屑一顾,戏言是则“鉴别智商贴”:“阿里巴巴上市按市值2400亿美元计算,五万亿人民币可以买下3个阿里巴巴。”

市值和偷税是一回事吗?@辣笔小球虽也有怀疑,却更倾向于相信:“…淘宝漏税是肯定的,以本球个人为例,仅仅是每年在淘宝买手办的开支,就约20w左右,但从没收到过发票。虽然卖家不供职于淘宝,但淘宝的管理方式就是鼓励偷税漏税。”

5万亿从何而来,迪蒙公司有说明:“阿里巴巴成立于1999年3月10日,淘宝成立于2003年5月1日,支付宝成立于2004年12月,从2001年开始,阿里每年都要公布其全年交易总量,根据其公布的数据,

14年来整个阿里累计交易总量超过100万亿,单是支付宝2014年交易总量就突破3.87万亿元,而阿里曾多次宣布B2B每年交易总量超过4万亿,加上淘宝天猫每年近2万亿的交易总量,累计起来每年近10万亿…营业税率在5.5%左右,如果是增值税在17%,因而每年仅营业税就应交5000亿,加上企业所得税、员工个人所得税,14年远超过5万亿,而阿里淘宝的用户每年产生的天文数字交易量并没有纳税,漏交了多少税收?这就是一种偷税行为。这就是我们在微信公众号上指出阿里逃税5万亿的依据,都是依据公开公布的数字,所做的基本分析,并未捏造事实。”

看上去,该公司也不像一颗软柿子,昨日,他们在京召开媒体见会面,一副只等阿里放马过来的姿态:“…迪蒙公司员工向东顺向媒体介绍2月5日被‘跨省’调查事件经过,迪蒙公司董事长向隽代表企业从保护员工的角度表达态度…”

而且,这位深圳市人大代表老总还趁机秀了把高层人脉,大有与首富马云暗中较劲之意:“我本人是广东省电子商务协会副会长,深圳市电子商务协会常务副会长,长期关注电子商务行业的发展,还曾撰写过几十页关于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报道,在时任广东省委汪洋会见时,递交汪洋书记,南方都市报头版刊例了当时汪洋接见我的照片。”

说起来,迪蒙与阿里针锋相对确有一段时间了——《揭秘:阿里淘宝“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为天大的谎言!》、《真相揭秘:马云淘宝的危机在哪里?太可怕了!》《骄横张狂!!!阿里巴巴猛扇国家工商总局嘴巴!》、《阿里神话破灭,淘宝灾难开始!》、《淘宝不灭亡,中国不富强》——读这些微信历史消息中的标题即可知态度。

根据财新网昨日所统计,“其中还有两篇文章的阅读数高达10万之上”:“2015年1月19日至2月5日。短短半个月内‘淘金地’公号连发11篇文章,其中5篇文章注明来源为‘迪蒙网贷系统’供稿,亦即深圳迪蒙原创文章,6篇为转载…这些文章的标题颇具煽动性,内容直斥阿里巴巴、淘宝网、马云及其高管团队,有恶意攻击之嫌。这11篇文章平均每篇的阅读数超过2万,点赞数超过200。”

所以,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官方账号@平安阿里,才会在前日凌晨一副又可怜又委屈的模样哭诉:“长期以来,自称为‘华南地区规模最大的B2B电子商务平台’和‘云平台网贷系统’的深圳市迪蒙科技有限公司多次在微信平台上对淘宝品牌及公司高管个人进行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恶毒攻击、诽谤,以及对商业信誉进行贬损…”

这引发了@周泽律师的好奇,“我不关心淘宝阿里偷不偷税,我关心的是涉案文章的性质问题;公安以损害商业信誉罪对言论行为的调查是否正当;这样具有举报性质的文章,公权力部门该怎么作为?”

没错,有两个问题必须厘清:第一、杭州警方的跨省调查,是否师出有名有法可依?第二、对淘宝的批评与质疑,属法律范畴内的诽谤吗?

“所谓‘杭州警察’,其中一名身份尚不能明确”,财新记者昨日经过多方了解,依旧对警方身份有所怀疑,“发稿之前,记者多次致电杭州市公安局公共关系处一名负责人,对方始终未有接听,发去短信也未获回复。这名身份不明的便衣男子究竟是何方人物,成为当下最大的疑点。”

抛开这点暂且不顾,新华社也有不惑待解。

先听听这位第三者,对双方说法如何采纳:“深圳市迪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向隽告诉记者,前来办案的两名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警员前期一直对自己的身份‘支支吾吾’,显然是要掩饰自己的‘跨省’身份…对此,杭州警方表示,目前案件还在初查阶段,进行的工作都严格在法律框架内。引发媒体和网友关注的‘跨省’办案合乎相关法律规范,杭州警方的解释是,损害商业信誉的行为发生地在杭州,因此杭州警方有办案资格,被询问对象也有义务配合调查。”

“如果是在没有出示相关手续的情况下,杭州经侦带走了该公司的员工花名册的话,程序确实是有瑕疵的”,这是新华社所援引的武汉某律师事务所刘俊律师意见,在向隽一口咬定警方未出示相关手续情况下,另一位检察官看法与刘律师所说大体相似,“江苏省检察院一位检察官告诉记者,只要手续齐全,经侦人员带走花名册符合相关法律规范。所包含的手续是出示搜查证、工作证、调取证据通知书,就可以依法扣押物证、书证。搜查完以后,由侦查人员根据已经扣押的物证、书证出具扣押物品清单,并由见证人,物品持有人签字。”

还有一个悬而未决,也是众说纷纭的问题,如何看待企业微信公众号属性,法律专家对此的看法是,“难以判断是公司意志还是个人意志,如果公众号的内容是孤证的话,证力有限”,但是,@王老歪却必须指出:“…借助网络不负责任的传播本身就是有问题,尤其对其他公司造成影响,不管你说的对与不对,不负责任的传播本身就不对,对自己的品牌和美誉度采取措施维权属于正常维权,做法不论…”

跳出个案看趋势,署名为“庐陵子村”的《阿里巴巴的困境:大到活该被恶意攻击?》,对此却另有高见,“当一个公司大到一定程度之后,看上去理所应当之举,都会被用另一个逻辑诠释”:“

阿里巴巴为什么要选择报案?这个才是问题的核心。长久以来,在舆论语境之中,一直存在一个诡异的现象:当企业或个体足够强大时,舆论通常会认为,你不应该选择保护自己的举措----因为你已经足够大了,被人骂两句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份昨日获虎嗅网推荐之论,勾勒出了阿里所面临的悖论式困境:“

当它放任这些恶意言论流转时,外界通常认为,正是因为你有这些问题,以至于你不敢为自己辩护;而当它选择依法为自己辩护时,外界则会认为,你已经大到足以承受这些攻击,你所采取的行动,则是对群体意见的冒犯。”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