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达内 > 媒体札记:​“民警也是人”

媒体札记:​“民警也是人”

媒体札记:​“民警也是人”
吴美琳

向来置身事外的媒体报道者,不知为何,近期以来频频卷入各种事端。

手术室医生自拍反转是如此,《人物》杂志惊惶庞麦郎也是如此,深圳晚报与姚贝娜的相遇更是如此。

本周一,南方都市报记者出奇制胜,暗访时撞上猛料,瞥见深圳警察公然违法八项规定吃娃娃鱼,而后,猛料之中再添戏剧成分,记者在冲突中被打。

一经曝光,舆论哗然。但是,几经发酵之后,原先的焦点逐渐模糊,转而成了警媒关系之辩。

前日,深圳警方一纸禁令,再使事件引来眼球无数。是出动迅速的新京报新媒体最先获得确切消息:“…深圳警方下达了一则‘专项教育整顿活动’通知...通知要求,‘严禁各单位以任何形式组织聚餐;严禁以同事聚会、同学会、老乡会、战友会等各种名义搞联谊聚餐;严禁以任何借口、任何名义、任何方式巧立名目发放补贴;分局领导及民警在办理婚丧嫁娶等事宜的宴请前必须经分局纪委审批。’”

因咽废食,莫过于此。 一如 @迷雾旋清流  所言,“把警察逼到这份上的,全世界恐怕也就只有中国了,如果不是深圳的领导太蠢,就是故意这么做,用基层警察的悲情来挑起公众对某些媒体的不满。不管如何,这件事对社会是一种撕裂。”

快速撕裂, 警方与媒体之间的撕裂,支持之声与反对不满之间的撕裂。昨日拍马杀到的 @警犬旺财  ,又往这道舆论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只见,这家认证为“武汉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局警犬大队”的官方微博,抛出9张民警执勤休息时用餐照片,或是冰天雪地里手捧盒饭就地而坐,或是灵机一动将汽车前盖当临时饭桌,总而言之,意图再明显不过,基层民警不容易。

而且,挑衅心态在随后的喊话中,又陡然增添了双方敌意:“南都,快来!我们要聚餐啦! @南都周刊  ,绝对公款,保证野生,欢迎暗访!”

虽错把南方都市报误认为南都周刊,但并不影响投石问路意图的实现。尤嫌不足,稍晚时分, @警犬旺财  再次击鼓鸣冤:“作为官微,我认为我们必须有立场!抵制公款吃喝,但要公私分明,民警也是人,有基本权利,不容任何人剥夺!感谢支持我们的朋友,不支持的人也有发言的权利,请随意!”

南都暗访曝光之后,警方随即出声警戒。谁是始作俑者?是媒体小题大做呢,还是警方自身不端,判断于此开始分歧。

@警犬旺财  之吠,引来和声一片。同日,微信公众号“阿SIR”,将愤怒与嘲讽展现地淋漓尽致,直言“以后有困难请找南都”:“有危难,找南都;有纠纷,找南都;有举报,找南都;抓小三,找南都。只要您有任何需要,都请拨打南方都市报电话,人力足 水平高 可暗访 可秘拍…最重要的是不仅免费还倒贴钱,您身边无处不在的贴身保镖 侦探!请永远 随时记住这个无所不能的机构:南方都市报!”

这家自称“基层民警之家”的微信号,同时所推送的《警察别动!我是记者!》,阅读量早已突破十万大关。文章所喟叹的警察之懦弱,读上去也像是高级黑:“从太原讨薪事件中全体民警被逼排队让闹事者逐个辨认的奇耻大辱,到上海踩踏事件中蒙冤警察,还是近日深圳娃娃事件被停职民警,无不彰显如今做警察无论是网上还是网下,都已经是一支鱼腩部队,基本上到了战斗力接近零的地步,我几乎不敢相信,当年周永康带出来的部队是如此的残败不堪!”

警媒关系,可见一斑。

舆情证明,深圳警方之举,确是无益于改善矛盾。搜狐邀萧锐所撰之论,对此间心态变化有所总结:“藉由将辐射面无限制扩大的禁令举动,试图在警察队伍内部营造某种同病相怜、同仇敌忾的情绪,模糊官员私下神秘饭局与普通警员正常私人聚餐之间的区别,在公职人员接受舆论监督与动手打记者、抢设备之间,寻求某种强词夺理的解释空间。”

这位与南方都市报评论员萧锐同名同姓的作者,行文之中的不满一望即知,直斥警方应对之举“像娃娃一样任性”:“‘娃娃鱼饭局’到这一步,对事件本身的调查与处理,与因噎废食地禁止普通员警私人聚餐,本身没有必然联系,警方如此做,不仅无必要,而且动机可疑,貌似在刻意陷监督者于四面树敌的某种尴尬境地。”

不过,愈发白热化的争议之下,警媒双方又像是在自说自话。

言辞激励的《重现懦弱!深圳警察之殇!》近日在各路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作为一个小民警,看到那么多的干部因为这莫须有的罪名而受处分,我没有幸灾乐祸,更多的是兔死狐悲!深圳警察是全国乃至世界最辛苦的警察!但也是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屈辱的警察!吃顿饭被骚扰,怒而斥之,反而被挑衅者上纲上线穷追猛打...吃饭又怎么了?就算错了不也有党纪国法摆在那里吗?容得了这些搬弄是非的跳梁小丑在肆无忌惮的叫嚣吗?难道公务员就没有隐私权吗?难道公务员就该24小时公开自己的生活吗?难道党纪就能横跨在宪法之上吗?难道吃个饭就那么天理不容,全部问斩吗?”

一口一句“亲爱的媒体们”,听来仿佛可见咬牙切齿之态:“亲爱的媒体们,你们就这样对付这些日以继夜废寝忘食守护着你们的警察们?亲爱的媒体们,你们有空去追踪我们吃顿饭,难道你们没有时间去告诉世人我们有多少民警在社会最黑暗的角落为正义为安宁而抗争?...你们所揭发的这些警察,以两万之数去保护两千万的人民,而你们也是那两千万之一呀!你们用手上的便利肆无忌惮目无法纪疯狂的鞭挞我们的同时,你想过我们在保护你和你们亲人时的辛劳吗?”

双方水火不容之势,短时间内似难化解。

被指着鼻子骂的媒体人,受此不白之冤,又岂会不予声辩。 @褚朝新  昨日转来朋友言论,吆喝“深圳警察和部分媒体记者,都应该看看”:“...媒体记者被那些普通警员骂做疯狗、深圳全市警察不得聚餐、记者与警察两大族群似乎势不两立,有关文章铺天盖地,我这两天暗自发笑,警察也是普通公民,人品也分三六九等,记者亦然。警界几个中等偏上的领导胡吃海喝被曝光还打人,这有什么理由狡辩?至于全是警察不得聚餐,明摆着是上层负气而为,绑架全体普通民警仇视监督者和记者。作为男人中最阳光的警察兄弟们,你们此时被自己领导绑架、被利用,为领导胡吃海喝买单充当冤大头、不骂领导恶意利用,反而仇视记者、成天撒娇叫苦,完全是只顾着拿枪,没顾着用脑了。”

“在过去十几年的采编亲历与观察中,我注意到一个残酷的结论是:但凡警媒冲突,即便媒体和记者方面百分百是秉持公心毫无瑕疵的职务行为,但最后吃各种明亏暗亏的,一定还是那些媒体同行。这种亏,一辈子如影随形,如骨附蛆,代价惨重…”石扉客昨日深夜还在如此揪心长叹。

根据这位长期关注警媒关系的媒体人判断,这是“令人忧心忡忡的一次警媒冲突”。

0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