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达内 > 媒体札记:离安邦4.5km

媒体札记:离安邦4.5km

作者:詹万承
 
媒体札记:离安邦4.5km
摊开一张北京地图,锁定最中心的地标天安门,指尖沿着长安街一路往东,划过车水马龙的4.5km后,镀着层神秘色彩的安邦保险大厦即屹立眼前,像是战士般拱卫着不远处的最高权力象征。
 
安邦离天安门只有4.5km,撞上舆论场却只有须臾之隔。就在2014年10月,高深莫测的安邦集团远征美利坚,斥巨资购下著名的纽约华尔道夫酒店,一时间镁光灯闪烁无数,好奇的眼神急欲了解,这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配合着外媒小道信息的内销,社交媒体在一番交头接耳后,终于得以露出会心一笑,原来创始人兼董事长吴小晖是总设计师邓小平的外孙女婿。
 
父辈身上的红色光芒,照耀着红三代高歌猛进?这应是时政财经记者最梦寐以求的题材,可是,在逐步收紧的媒介舆论环境中,实际操作往往是可望而不可即,所以,当上周四南方周末一口气推出《安邦路线》、《安邦关键人》、《安邦蛇吞象》、《股神安邦》四篇调查报道,破天荒宣布“吴小晖与一位原国家领导人的外孙女在一起”时,领衔操刀该系列报道的记者 @李微敖  有理由表示欣慰,“虽多经磨难,仍很感激,拙作‘安邦保险’的组稿,在今天《南方周末》上刊发出来了…包括头版,共4个版。全文电子版已‘不好寻找’,所以还请各位师友买报纸支持,并多多批评指正。”
 
“有钱”、“任性”,这是南方周末赠予安邦的年终评语:“…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安邦经历了自成立以来‘最高调’的一年…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安邦不仅大比例增持招商银行、金融街等上市公司股票,还与生命人寿公开争夺金地集团的控股权;更是连续增持,成为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在国外,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收购美国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收购比利时保险公司FIDEA100%股权;收购比利时金融德尔塔·劳埃德银行100%股权…”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在度尽2013年新年献词的劫波之后,这家沉寂已久的老牌调查报纸,似正重新焕发出新的生机活力。通过勘破迷魂阵一样的股权结构,信心满满的南周得出结论,身为陈毅元帅之子,同时也是粟裕大将之婿的陈小鲁,正是深居安邦红色帷幕之后的“实际控制人”:“工商资料显示…陈小鲁掌控着上海标基、浙江标基、嘉兴公路等3家公司。这3家公司,又合计持有安邦保险集团51.36%的股权。”
 
感慨南周回来了的鼓舞之声还刚张开,就被一只意想不到的手捂住了嘴。同一天,陈小鲁的朋友圈澄清,被社交媒体扩散传出,“我希望是实际控制人,可以给诸友发大红包!我与小晖合作快15年,就是顾问,一咨询,二站台,无股份,无工资,不介入公司的具体经营管理,只做战略咨询,如2013年建议安邦收购国外资产,特别是美元资产。如此而已。感谢诸友关心。”
 
面对陈小鲁如此言之凿凿的及时否决,嘀咕声开始为这家难掩颓势的报纸担忧。
 
悬在南周头上的剑还未落下,民生银行的火药桶却率先爆了。
 
“…明天和后天务必到岗值班,不得请假,准备应对可能的突发事件…”1月30日晚间,一则民生银行内部通知在微博浮现,仿佛暴雨倾城前爬出的漫天乌云。零点过后,财新网确认,“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被查”。
 
民生、安邦,大气磅礴的名字,不期而至的相遇。前日,微信公众号“平说”有介绍安邦如何一步步入主民生:“‘太乱了,上面担心出更大的乱子,就让安邦接手。’2014年11月28日开始,安邦保险集团在两个月内连续12次增持民生银行。截至目前,安邦保险持有民生银行A股的股权已达22.51%,成为民生银行单一最大股东。根据港交所数据统计,合计耗资超400亿元。”
 
经由微信公众号“财经”转载之后,该文也在周末为各大门户所青睐,因为他们看中了关于这位“最年轻行长”的一个桃色细节,哪怕并未有过严格求证:“他行事低调,待人和气,直到2012年才结婚,此前一直是标准的‘钻石王老五’。但不时有风流韵事传出来,包括与民生的女员工私通;追女演员刚见面就送奥迪A4,这种豪气是有底气的——2009年,他以425万元年薪问鼎当年‘最赚钱董秘’。”
 
与令计划同为湖南大学校友的毛晓峰落马,还一并带出民生银行内只领工资不上班“夫人俱乐部”,这些说起来都算是常规的桥段了,满足不了急欲了解内情者的渴望。
 
“一位民生银行董事描述:‘安邦一开始是敲门,后来是推门,现在看是踢门。’这种强势的进入风格让原股东们生畏。”《财经》杂志关于安邦入主民生的描述,为“权贵斗团派”的舆论猜测提供了若隐若现的凭据,但内地流传的新加坡联合早报的说法,却又认为“毛晓峰出事和安邦关系不大”。
 
要将安邦入主与民生易主联系起来,并从复杂的股权关系中看到症结所在,难度不小,相对而言,段子式的调侃和解构更易理解,譬如这则类似微型小说的神帖:“话说钦差大臣巡视银行系统后,发现问题惊人,紧急开会汇报,会上有的说这个行最严重,有的说那个行最严重,到底改抓哪个呢,一时争论不休…不料老大此时却心系老百姓回家过年的春运,担心着农民工兄弟的讨薪、过年饭桌上的食品安全,一直一言不发,甚至表情烦躁…突然,老大桌子一拍:‘靠,你们争个毛啊,民生的问题都没人关心!去抓个毛行长啊!’…顿时,全场鸦雀无声、面面相觑,老大摆摆手、扬长离会。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舆论场上民生银行硝烟未散,悬着的那把剑也终于落下了。
 
昨日凌晨,南周致歉,只有短短一句话:“本报1月29日关于安邦保险的相关报道,信息核实有不实之处,就此对安邦保险集团及主要负责人致歉。”
 
阅毕, @赵何娟  一声长叹:“安邦赢了。南方俱往矣,数风流人物,已逝今朝…从南周报道能发出来就不寻常,到南周又莫名奇妙道歉,就更不寻常。这背后的纠葛该是多么波澜壮阔啊,非我等草民能看也。”
 
从欣喜到落寞是一种,一直冷眼待之又是另一种,即如 @共和国裁缝  所言:“作为南周的前员工,能说现在南周很贱吗?”还有夹杂着宿怨的喜大普奔者——如 @窦含章:“作为左派,对此表示严重的幸灾乐祸”;如 @地瓜熊老六  :“安邦对南方系说:今天你对我狂吠不止,明天我让你长跪不起…”
 
世间再无南方系的喟叹或“幸灾乐祸”的隔岸观火均不难理解,稍微有些不解其意的是为何会说“南周很贱”。其实也无他,在下一盘大棋的围观想象中,厕身其中者终究难逃棋子之嫌,正如舆论所总结的一对矛盾关系:“你抓我民生董事长,我曝你孙女婿搞婚姻投机”。
 
随着财新网的再度强势介入,又有新的矛盾与猜测重新出现。
 
1月30日,这家胡舒立旗下生猛的财经网站已替陈小鲁辟过一次谣了,“当天晚些时候,陈小鲁向财新记者确认称,微信确实是由他发出,而且微信已把事情全部说清…‘我跟小晖的合作就是站台。什么叫站台,就是很多老干部受邀参加一些活动,往那一坐就完了。现在很多红二代也是这样的,钱都不(用)给的。’陈小鲁这样说…‘他收购招商银行、金地集团之类,都是公开市场运作,受证监会监管,没有什么问题嘛’。”
 
三日之后,也即南周道歉那一天,财新网再带来新消息,等于侧面替吴小晖辟谣:“吴小晖有过三次婚姻,第二任为浙江省一位卢姓副省长之女,第三任妻子是在陈小鲁的标准国际投资管理公司工作时邂逅的卓苒——前国家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原中国科协党组书记邓楠之女,两人有一子,但目前夫妻关系已确认中止。2014年,因海外媒体多渲染安邦与邓家的关系,邓家曾小范围开会讨论过安邦的事宜,确认已与邓家无关。”
 
该杂志副主编 @高昱  对报道主旨有提炼总结:“我理解,文章讲了三层意思:1、安邦就是吴小晖的,与陈小鲁无关;2、邓家已与吴切割,包括经济利益上的;3、安邦资产有问题,资金来源不明,负债甚高。”
 
有一个值得玩味的细节是,“夫妻关系已确认中止”最初的表述其实“夫妻关系已确认终止”,大约是事后察觉不够严谨,于是又改成了更好理解的“中止”。
 
是谓:“南周认了,吴小晖离了,民生跌了”。
 
可也给舆论留下了议论的把柄,正如 @冒安林  所笑言:“为了拆迁多拿一套房子都能离婚,为了万亿资产的安邦,离个婚算啥 。呵呵呵呵呵呵。”还有像跨境投资管理人吴向宏在个人认证微博中所表达的不解:“猜一猜,财新网这么多料,有些还是别人家里私事(比如邓家内部开会),它是从哪个渠道获取的?”
 
“财新报道说和邓孙女夫妻关系终止,终止就切割清楚了?”斯伟江以 @律师斯  为阵地,再现一次绵密点评:“读安邦诸新闻的感觉,1,最有回报率的投资,是投资领导子女;2,有颜值的男士如果再把婚姻也当做实业做,确实所向无敌;3、陈毅儿子多年站台都不要钱,确实是无产阶级革命家后代,佩服…”
 
一方怀疑是安邦故意放料给财新,另一方则猜测民生与南周私相授受,比如像 @锦辉爸  所说:“某一派系把deng家拉下水,逼宫xi大大…”外界纷争不断,作为当事人的记者 @李微敖,却好像宠辱不惊,他拿着小米手机3,昨日一字一句敲下回应:“谢谢各位师友的关爱,我一切安好,恕暂不一一回复。‘作品说话,才是记者本分’,我们定会更加努力,拿出更多稍好文章,以不负各位师友错爱。”
 
你来我往的报道看得人眼花缭乱,微信公众号“财经女记者部落”所转之文,对此间厉害关系有提纲挈领的猜测,“毛晓峰团队与吴小晖团队交战后眼见败局初定,向南周放风吴氏的红二代发家史,南周通过一些外围采访补充丰实细节后发稿,无奈有些细节基本无法核实,比如婚姻状况,所以写得比较控制…毛晓峰被调查应早在双方开战时已经开始,与南周报道关系不大。通过南周放风做最后一博,说明毛的败局早定…财新报道应该是安邦的反击,表面看继续起底吴氏发家史,实则为吴氏撇清。”
 
署名“文玉伯”的《权贵的力量》一文也认为,曾为邓小平外孙女婿,正是吴小晖的命门所在:“虽然刘永好、郭广昌等民间顶级富豪选择了为吴小晖让路。吴小晖通过股票市场几个月的撕杀,成功取得了民生银行超过20%的股权,控制民生银行的胜利已经在望…将吴小晖的发家史暴露在国民面前就是握住了吴小晖的命门…他是邓小平的外孙女婿,是一个全心全意要代表人民利益党的领导人的亲属。吴小晖在这一身份加持下,短短几年掌控了难以向国民说明白的万亿财富。”
 
可是,不能假借现实中的其他手段,舆论的力量又能有多大?何况,若财新网所言半分不假,南周确无异于一脚踢到钢板上。
 
事实即是证明。昨日,每日经济新闻网从大洋彼岸带回吴小晖的豪言壮语:“正在国内对民生银行掀起‘抢股大战’的安邦集团,于美国时间1月31日由CEO吴小晖携十位高管转战美国,赴顶级名校哈佛展开攻势凌厉的‘抢人大战’…在招聘会现场,他神采奕奕,全程用中文慷慨激昂地向海外学子们讲述安邦的战略和愿景,他谈到了去年分别在美国和欧洲的三次大手笔收购,‘…外界认为我们近期不停地在收购,好像很着急。其实我们不急,安邦的每一个并购决策背后都需要进行大量的前期工作…安邦的战略是要造全球性公司!”
 
反腐蔓延向红二代的传言不攻自破。正如 @沪港小生  之论:“吴总今天在哈佛大学演讲,同时为安邦集团招聘美国人才,顺便也去最近刚刚收购的华尔道夫酒店看看,以后美国总统住那边,他就是地主呀!最重要的是,吴总以实际行动粉碎谣言,他出入自由,去美国,回中国,都行,中纪委查民生银行,和他无关!”
 
对此, @傅峙峰WSJ  亦有补充:“粉碎谣言?哪来的关于小晖总被查被限的谣言?毛一被查,大家都知道收完股权整顿人事了,小晖总一直是处在得势方。多无脑才会从毛的双规联想到小晖总出事?造谣自辟啊?”
 
也难怪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众号“侠客岛”解读之际直言,“时下的安邦,早已不是一家简单的保险公司,而更多像是金融控股的玩法了。”没错,依据澎湃新闻所转引新华网消息,“金融牌照抢夺大战中,安邦仅差一张信托牌照了”:“业内人士介绍,如果能集齐信托、银行、保险、券商、基金、期货、租赁7张金融牌照,就好比拿到一手顺牌,怎么打都舒服…安邦旗下金融牌照:1月26日刚获批成立的安邦基金管理公司、早年拿下的成都农商行、去年收购的世纪证券、2013年成立的邦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安邦资产管理公司以及其主业拥有保险全牌照的安邦保险集团。”
 
如果集齐7张金融牌照,可否召唤神龙暂不得知。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倒是认为,“随着权力分配的重大调整以及新的利益场的出现,新一轮的政商博弈周期似乎又到来了”:“四家民营银行的历史性获批,以及互联网金融势力的大胆尝试,让金融与互联网两大‘渡口’交叉碰撞,发生激烈的混战景象,这势将成为新一轮政商博弈的主战场。”
 
了解完来龙去脉之后,再来看史玉柱昨日微博之言,即知不过是一场形式大于意义的嗔怒撒娇罢了:“十几年前,个别领导曾向民生银行委派一无能力行长,导致银行发展停顿,耽误几年。考虑到业务能力、文化认同、与团队融合、与董事会沟通的风险,如果这次领导再委派一个陌生人,空降到民生当行长,股东大会上我投反对票。跪拜基金经理和民生股民也投反对票。如果因此被查水表,大嘴巴立马举手投降。”
 
且不说最后一句暴露民营企业家本色,即便前面所说几句,也是重在批评无能行长,而非真要去投反对票,因为北京商报今天说了,“事实证明史玉柱的言论并无条文依据”:“民生银行的行长任免并不需要股东大会的表决,只需要由董事会决议,而史玉柱目前已经辞任民生银行董事…记者查阅民生银行公司章程第203条规定发现,民生银行行长由董事长根据提名委员会的提名向董事会提议;行长的任职资格须经银监会核准。”
 
而且,别忘了,就在上月月初,这位民生银行的大股东还同吴小晖有过眉目传情:“…安邦控股民生,我觉得挺好。有大股东照料,民生未来说不定更有戏。安邦吴小晖好赖也是我同班同学,如果将来把民生股票搞跌了,我去踢他PP。”



推荐 34